1号风向 迪士尼这个年逾半百的老牌IP靠什么继续打动年轻人?

  主角们深陷于文化、商业与社会间的纠葛纷争,这种被布偶们夸张化的挣扎和彷徨,是布偶剧院能如此贴近生活的核心原因。

  你的童年,有没有、花园宝宝、绿野仙踪?这些可可爱爱的布偶类节目,充满童趣,毫无杂念,让人沉浸在幻想乡。

  而90%的美国人都有这样的回忆:家庭晚餐后,百老汇音乐响起,在闪着光的霓虹拱门下,出现了一群跳着高抬腿舞蹈的可爱布偶。

  这就是童年回忆里最熟悉的《大青蛙布偶秀》(The Muppet Show)。这也是继70年代《芝麻街》后,首部成功在全球范围内流行传播的布偶类综艺。

  近期这部节目将在Disney+流媒体平台面向全年龄观众上架。谁知却出现了「内容侵犯警告」,这部欧美孩子的童年回忆,为什么突然黑化了?

  《大青蛙布偶秀》(The Muppet Show,后文简称《布偶秀》)是由著名的布偶师吉姆·汉森(Jim Henson)和他的布偶小组共同创作的一个「载歌载舞」的综艺节目。

  节目内容主要围绕胆小又温和的主持人兼导演科米蛙(Kermit the Frog,由吉姆操纵),试图控制住一群和他一样活蹦乱跳的布偶演员,同时纳入真人嘉宾的感受。

  节目巧妙地运用布偶的可操控性,以夸张的肢体、滑稽的人造舞台创造搞笑的喜剧感。重点聚焦在真人与布偶的荒唐冲突,并利用布偶角色来制造独特的戏仿(Parody),即在节目中对其他影视或综艺作品进行借用,以达到调侃,讽刺或者致敬的目的。

  该节目于1976至1981年间播出,虽然是在英国的埃尔斯特里工作室(Elstree Studios)拍摄制作完成,但是由于在美国是采用联合供稿(Syndication)的方式进行制作,所以题材具有较高的话题性。

  在当时,《布偶秀》极具创意和激进色彩、并带有强烈美式风格的表演,帮助该节目收获了大量美国观众的好评。

  而除了一个个家喻户晓的布偶角色,邀请名人嘉宾客串也是《布偶秀》必不可少的精彩环节,比如史蒂夫·马丁(Steve Martin,曾出演《比利·林恩漫长的中场休息》)、歌手雪莉·贝西(代表作詹姆斯·邦德电影主题曲《Goldfinger》)、约翰·克里斯、罗杰·摩尔、以及《星球大战》里的主演团队等等。

  聚集了80年代之前很多流行文化、百老汇音乐、甚至是历史剧诗歌表演的经典内容,被称为流行文化史上「最轰动、最鼓舞人心、且有一定纪念意义和历史价值」的节目。在英国和美国都曾经播出过,现在的《布偶秀》在很多网络视频平台和粉丝社区,依然有着不小的人气。一度也衍生出了相关的游戏、动画、周边甚至玩具。

  科米蛙(Kermit)是整个大青蛙剧团的领导者,也是一个和蔼可亲,但有些胆小的布偶。他的剧团由一群衣衫褴褛的木偶角色组成,他们在一个古雅的旧剧场里唱歌、跳舞、讲笑线年夏天,科米蛙还被搬上了影院的大银幕,作为《布偶大电影1&2》(The Muppet Movie)中的主角出场。

  2004年,华特迪士尼公司从汉森家族手中买下了《布偶秀》的版权。科米蛙便开始在其他综艺中频繁出现。

  比如1996年以同样布偶真人互动模式制作的《今夜布偶秀》(Muppets Tonights),以及今年美国版的《蒙面歌手》(The Masked Singer)节目中作为「最著名的嘉宾」亮相现场,展现了他的歌喉。

  随着互联网信息时代的到来,《布偶秀》也一直不甘隐退于当代文化大流中,就在今年年初,迪斯尼宣布将这部古早的童年节目重新搬上Disney+流媒体平台。就这样,《布偶秀》手握着一把老牌IP,正式向一系列新兴节目宣战。

  但是,在现代人观影习惯影响下,我们逐渐发现,这只朴实无华的青蛙好像正在被硬塞进一个华丽、庸俗甚至有些混乱的现实中,相关作品的粉丝和观众反响都有些不尽如人意。

  《布偶秀》角色在其他作品里的一些演出片段。图片来源:The New Yorker

  位于「反乌托邦幻想故事」和「真实的叙事故事」之间的内容鸿沟也正在变得越来越模糊,甚至令人生畏。他看上去是在提醒人们返璞归真,相信童话,但一方面,却没有考虑受众群体年龄和人生阅历的改变,以及随着时间推移,综艺内容的种种社会偏差性。

  这次迪斯尼重制了节目的原版,也帮助粉丝们返璞归真,回顾了许多经典且脍炙人口的片段。

  比如短剧《太空猪》(Pigs in Space)里,性感的布偶猪小姐(Miss Piggy)、布偶科学家 Julius Strangepork 模仿了Link 队长等角色,对《星际迷航》以及1940年代一系列科幻短剧进行了经典的戏仿。

  由于这档节目创造了太多标志性的场景,以至于当人们听到其开场白时,就能马上回忆起这些传奇时刻。很多人都能哼唱出《布偶秀》脍炙人口的主题曲。

  「回顾这个节目的根本意义?」著名的歌星弗洛伦斯·霍道夫(Florence Henderson)说,「回顾这档节目的片段似乎已经变成了很多人童年下意识干的事情,不仅是温故舞台上的内容,更是帮助观众回忆当时观看时的心情和感受。」

  就像国内现在耳熟能详的剧集《家有儿女》《武林外传》《爱情公寓》等剧集,依然在线上不断轮播,只为了帮观众找回当时的记忆。

  节目中曾经出现过 著名音乐剧《音乐之声》中的片段戏仿:《孤独地牧羊人》(The Lonely Goatherd),以及玛丽莲梦露出演的音乐电影《轻歌曼舞好营生》(There’s No Business Like Show Business),在一定程度上刷新了观众对于历史、音乐、表演和评论的原有印象。

  《布偶秀》也邀请了音乐之声的主演进行了合作演唱。图片来源:Disney+

  纵使这是一部汇集历史与经典的节目,但也会因为过于丰富深刻的文化内容,而招来麻烦。

  4月底,观众发现迪斯尼该系列的18集片头出现了一个内容警告:「这个节目包含了对人和文化的负面描述或虐待。这些刻板印象在过去是错误的,现在也是错误的。」

  平台还严正申明:「我们并不想删减这些警告内容。而是通过承认其有害影响,从中吸取教训,并激发与观众的对话,共同创造一个更包容的未来。」

  平台提到:「大多数带有免责声明的剧集内容,都包含了不恰当或过时的文化参照、或文化侵犯。」就比如在约翰尼·卡什(Johnny Cash)出镜的一集里,甚至出现了美国当前禁止展示的南北战争邦联旗等一系列敏感元素。

  有些剧集则是因为音乐曲目涉嫌侵权而被全部砍掉。其中包括具有讽刺意味的《你能告诉我如何到达芝麻街吗?》(Can You Tell Me How to Get to Sesame Street),该曲直接照搬了木偶系列鼻祖《芝麻街》的主打歌。

  针对《布偶秀》的一系列侵权行为曾经闹得沸沸扬扬。图片来源:Imgflip

  即使是现在,它依然是很多青少年艺术启蒙的典范:它带年轻人熟悉了古典音乐比如波切里尼(Boccherini)的E大调弦乐五重奏,古典芭蕾舞剧《西尔维亚》(Sylvia)的拨奏和莫扎特的歌剧《唐·乔瓦尼》(Don Giovanni)等。

  不可否认,这是与普通阶层的广大观众进行沟通,实施教育平等的最好方式。甚至有一些夸张的戏仿作品还获得了一系列表演奖项,也帮助原作品在传统舞台之外进行了广泛的传播。

  科米蛙和猪小姐出席了2012年的奥斯卡颁奖盛典。图片来源:Pinterest

  虽然是一部木偶剧,但是该节目却展现了非常伟大的人性。猪小姐对科米蛙的单恋充满复杂性;福滋熊(Fozzie Bear)一直对自己平庸的喜剧演技而感到焦虑。

  就像科米特和黛比·哈里(Debbie Harry)一起演唱的节目和电影的主题歌曲《彩虹连接》里唱的:我们总会找到/彩虹的那端/爱人,梦想家,和我/我们都会被它所吸引/这就是魔法奇迹。

  自Disney+购买了《大青蛙布偶秀》的版权后,这部老牌综艺的修复版将首次在流媒体平台上线。这部经典布偶秀通过大量经典的戏仿、夸张的主角「科米蛙」布偶与真人冲突,贴合当时社会背景,创造了及其滑稽但经典的喜剧效果,成就了一个个家喻户晓的布偶角色。

  这部高龄老牌IP,蕴含着最经典的文化背景和激进的内容表达,搬上当今流媒体平台,不免会产生一定的文化落差,但也是最真实地传达了对美国以及英国80年代传统文化和社会的隐喻和致敬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